*ST金钰(600086.CN)

东方金钰疯狂的石头剧终 财务造假多年 父子董事长接连被罚

时间:20-09-16 18:25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东方金钰疯狂的石头剧终 财务造假多年 父子董事长接连被罚


9月15日晚间“翡翠第一股”*ST金钰(600086)公告,因2016年12月至2018年5月间为完成营业收入、利润总额等业绩指标,虚构翡翠原石销售交易等被证监会处罚。时任董事长赵宁被处以十年市场禁入。而在年初,赵宁之父、东方金钰创始人、云南前首富赵兴龙已因超比例持股未依法履行书面报告、通知及公告义务被罚款2200万元。

或受此影响,*ST金钰9月16日股价跌停。

东方金钰曾在2014年卷入徐翔案,2016年4月,赵兴龙辞去董事长,其儿子赵宁紧急接手东方金钰。如今作为资本市场的老玩家,父子相继被证监会处罚,而控股股东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被轮候冻结,上市公司旗下资产被拍卖,应接不暇的诉讼也意味着“赌石”王者的落幕。

财务造假多年,东方金钰时任董事长被10年市场禁入

云南前首富父子相继被证监会处罚

9月15日晚间,*ST金钰前董事长赵宁被证监会处罚的消息引起了资本市场关注。

公告显示,2016年12月至2018年5月间(以下简称涉案期间),东方金钰为完成营业收入、利润总额等业绩指标,虚构其所控制的瑞丽市姐告宏宁珠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姐告宏宁”)与普某腊、保某、李某青、凤某、自某堵、张某梅等六名自然人名义客户之间的翡翠原石销售交易。

姐告宏宁控制上述19个银行账户,将来源于或转入东方金钰及其控制的公司或银行账户的资金47930.19万元,通过上述中转方和名义供应商账户转入上述六名名义客户账户,再控制上述名义客户账户支付销售交易款项,资金最终回流至姐告宏宁,上述资金流转构成资金闭环。

通过虚构的销售交易和采购交易,东方金钰2016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14169.09万元,虚增营业成本4665万元,导致虚增利润总额9504.09万元;东方金钰2017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29487.1万元,虚增营业成本11038.9万元,导致虚增利润总额18448.20万元;2018年半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12000万元,虚增营业成本4100万元,虚增应收账款7720万元,虚增利润总额7900万元。

财务造假落实,相关责任人受到证监会处罚。证监会认为,对东方金钰涉嫌信息披露违法的行为,东方金钰时任董事长赵宁知悉、授意、指挥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证监会决定对东方金钰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赵宁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的罚款,由于赵宁等人违法行为情节较为严重,行为恶劣,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证监会对赵宁采取十年市场禁入措施,并对相关责任人给予处罚。

2016年4月,赵宁自其父亲赵兴龙手中接棒,成为了东方金钰的董事长。四个月后的2016年8月,*ST金钰作为“徐翔案”首只暗仓股被曝出。从资料上看,赵宁毕业于瑞士商学院MBA,武汉大学经管学院市场营销方向博士研究生,有专业的财经背景。2019年1月,赵宁辞去了东方金钰董事长之职,继续代理董事长一职,2019年8月,有着银行从业背景的张文风接手成为东方金钰董事长,赵宁卸任。

作为资本市场的老牌玩家,赵氏父子今年先后“折戟”,被证监会处罚。

1月2日,证监会山西监管局发布公告显示,赵兴龙计划收购太原狮头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狮头股份”),并商定通过三个账户收购狮头股份8.3%的股份。账户组持股比例达到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5%时,且至证监会山西监管局调查日,赵兴龙未按照法律规定向中国证监会和上海证券交易所作出书面报告,也未通知上市公司并予以公告。

山西监管局责令赵兴龙改正,对赵兴龙超比例持股未依法履行书面报告、通知及公告义务的行为和在限制转让期限内买卖股票的行为给予警告;对赵兴龙超比例持股未依法履行书面报告、通知及公告义务的行为处以50万元罚款,对赵兴龙在限制转让期限内买卖股票的行为处以2150万元罚款,合计罚款2200万元。

“赌石”王者落幕

陷债务泥潭,业绩连亏,控股股东股权被轮候冻结

赵宁担任中国黄金协会副会长、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云南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众多的头衔都显示着其在玉石行业的地位相当高。

但走到2020年,东方金钰早已光辉不再。控股股东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被轮候冻结,上市公司旗下资产被拍卖,应接不暇的诉讼……无一不显示着东方金钰债务危机的延续,昔日的“赌石”王者落幕。

截至9月8日,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龙实业”)持有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股份192550000股, 占公司总股本的14.26%,兴龙实业累计被冻结的股份为192550000 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100%。 兴龙实业及其一致行动人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累计被冻结股份 485704984股,占其持股数量的100%。

在虚增营业收入、虚增利润的背后,东方金钰已经连续两年巨额亏损。2018年,东方金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18亿元;2019年,东方金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27亿元。

两年连亏,东方金钰披星戴帽成为*ST金钰。今年上半年, *ST金钰归母净利润又亏超4亿元。今年*ST金钰能否成功保壳?

上市公司依靠“赌石”积累了大额的存货,2017年年报中,*ST金钰的存货达到最高点,2017年,东方金钰采购原石338块,采购金额为25.94亿元。截至2017年报告期末,东方金钰的存货为96.54亿元,占总资产的77.10%,较上期期末增加了39.60%,主要是由于采购翡翠存货增加,存货量大,存货价值高。

据公告,在现金流无力的情况下,东方金钰通过大量负债增加存货,在中高端翡翠原石价格上涨通道内,又通过质押中高端翡翠原石等融资方式为公司解决持续发展的现金流。大存大贷的经营模式导致*ST金钰的现金流不堪其重。

上海华勤基信律师事务所张异律师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用存货进行抵押,如果遭遇偿付危机,抵押权人可以起诉实现抵押权,法院可以拍卖抵押的存货,从而偿付抵押权人。”

截至2019年12月31日,*ST金钰的存货余额为84.65亿元。2019年5月东方金钰公司购入翡翠原料5.12亿元,因无力支付货款,之后以4.50亿元黄金抵付货款;珠宝玉石的减少主要系债权人拍卖东方金钰公司 2.62亿元的珠宝玉石抵债。

也是由于积累大量存货,*ST金钰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自2013年至今都是负数。

*ST金钰已经成为一元股,除去业绩问题,*ST金钰也面临着面值退市危机。重重危机下,*ST金钰公告显示,公司以司法重整为主线,同时,正积极与各相关方沟通协商,争取早日引进战略投资者,通过重整化解债务危机。关于公司自救的最新进展,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于9月16日下午致电*ST金钰董秘办,电话无人接听。

(文章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