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东方金钰逾期负债超58亿 中国蓝田曾有牵涉

发布时间:2019-12-03 16:30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600086)(600086.SH)每股价格正在谷底3元位置附近蠕动,它被逼向谷底的背后是这家公司糟糕的基本面:资金链断裂、因信披涉嫌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以及严重的亏损。上市公司11月19日披露,截至当前,逾期债务本金共计58.15亿元。危机爆发至今已一年半,竟无人敢接盘。今年初,中国蓝田总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蓝田”)曾有意入主,双方甚至就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达成不少共识,不过随后中国蓝田被曝工商信息涉嫌造假,这场收购也草草收场,11月15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将中国蓝田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2005年,云南赌石大王赵兴龙通过控制权收购交易,在资本市场拿下一块重要基石——湖北上市公司多佳股份的控股权,再通过一系列资产重组,成功将这家公司改造为东方金钰,成为中国翡翠第一股的实际控制人。

在资本的追捧下、在翡翠这种独特珠宝散发的光晕中,东方金钰这家上市公司的市值不断走高,赵兴龙也借势一度当上云南首富。

如果不是徐翔案发,没有人会知道,喜欢赌石的赵兴龙也喜欢赌股价。在联合坐庄操纵股价之事被曝光之后,他本人因违法已不适合再担任这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只好于2016年初将位置传给儿子赵宁。

赵宁上任后,东方金钰多年不变的经营内容有了一些新变化,一些描述新业务的新词出现了,如O2O、新零售、供应链金融等,公司从传统业务向产业金融的方向发展。为此,他们甚至于2017年上半年重启定向增发,为了展示做业务的决心与诚意,这次定向增发的方案甚至连需要采购多少个台灯也一一列示。但是,2017年底,证监会发审委否决了他们的方案。

不过公司可在证监会的否决回复日起半年之后,另行补充材料再次申请。

2018年,对于那些抗风险能力不强或资金依赖高的企业是残酷的,金融机构在强监管下放贷规模比往年收缩,那些预计可能到位的钱没有了。另一方面,A股股价整体下行,在市值与资金的双重压力下,一些控股股东甚至无钱补仓,爆仓接二连三发生,这一现象甚至持续至今。而控股股东的信用往往与上市公司深度绑定。两年间,有关控股股东或上市公司资金链断裂的消息经常传出,这其中也包括东方金钰。

2018年5月,一家有限合伙式基金与上市公司子公司——深圳东方金钰网络服务有限公司之间的合同违约,对方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龙实业”)持有股份申请冻结。

最初,上市公司对这一消息隐而未报,直至上交所发布监管工作函,这一消息才得以披露。第一笔违约只是开始,紧接着第二笔、第三笔……来自全国各地的银行、信托公司、私募基金、资管公司,甚至还有民间自然人纷纷宣布上市公司的相关债务到期没有清偿,并纷纷通过司法渠道,对赵兴龙、赵宁家族持有上市公司股份予以冻结、轮候冻结。

甚至,上市公司于2017年发行的公司债已出现到期不能付息的情况。

东方金钰曾砸几十亿元重金囤起来的翡翠原石也无法救场。截至2019年三季报公布时,上市公司的存货超过89亿元,与2018年末相比,几乎没有变化,这意味着,在此等危急时刻,这些价值万金的翡翠原石根本救不了急。对此,一位已经离职的公司高管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翡翠原石不好估价,想买的人多敢买的人少,这种极端时刻更不敢买。

缺少变现通道,那些新开辟的金融业务更成为拖累,带来的亏损近10亿元。

转让控制权也许是一条路。不过,等来的却是中国蓝田。2019年2月2日,上市公司披露,赵宁、兴龙实业等与中国蓝田于1月31日就《股权转让协议》达成共识,赵宁等将兴龙实业100%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如果完成转让,中国蓝田将持有上市公司31.42%的股份,成为上市公司新的控股股东。

中国蓝田在工商信息中描述的为“农业部直属的全民所有制企业”被广泛质疑。随后,监管层要求中国蓝田拿出更详细的资料并要求披露收购报告书,然后,中国蓝田迟迟不能提交,最终这些收购草草收场。本来借由这次转让卸任董事长且甩掉包袱的赵宁,不得不再度回到这个位置。而中国蓝田也于11月15日被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单,理由是“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

兴龙实业与另一家债权人已向法院递交司法重整申请,法院已经立案,但仍然没有受理。今年7月,有债权人向法院提交将上市公司及一家子公司进行合并破产重整。记者就此事进展多次致电上市公司方面,没有得到回复。

今年9月,上市公司因无法偿债被列入失信人名单。11月19日,上市公司披露,截至当前逾期未偿还本金高达58.15亿元。这份名单包括29家金融单位或金融产品,如信托、银行、私募基金、小贷公司、私募产品,以及1位民间自然人,单笔金额最大为2亿元,最小为277万元。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